赖海榕政经悦读馆
致力于比较制度分析,分享见闻和阅读心得
http://laihairong.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赖海榕】民主化的经济与非经济动力:黑格尔的洞见

2016-06-27 20:28:0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读书笔记 | 浏览 42921 次 | 评论 0 条

【赖海榕】民主化的经济与非经济动力:黑格尔的洞见

——弗兰西斯·福山《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书摘(三)

在写于 1959 年的一篇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文章中,社会学家西摩·马丁·李普塞特(Seymour Martin Lipset)表明,稳定的民主与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以及其他和经济发展相关的指标---比如城市化、教育等等---之间存在着极高的经验相关性。(P. 127

为了说明为什么发达工业化会产生自由民主,人们已经提出了三种论证。每一种论证都有一定程度的缺陷。第一种是功能论证,大意是说唯有民主能够调和现代经济所造成的复杂的利益冲突网。(P. 130

根据这一论证思路,民主之所以比独裁更能发挥作用,是因为新兴社会团体之间出现的许多冲突,必须要么在法律制度下得到裁决,要么最终在政治体制下得到裁决。单靠市场无法确定公共基础设施投资的恰当水平和地点,也无法确定劳资争议的解决规则、航班和运输的频率以及职业健康和安全的标准。(P. 131

用小说家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的话说:“关于拉美最广为人信的一个神话是:拉美的落后源于错误的经济自由主义哲学……”事实上,巴尔加斯·略萨认为这样的自由主义在那里从未存在;那里存在的是一种重商主义,即“一个官僚化的、法律多如牛毛的国家,把国家财富的再分配看得比财富的生产更重要”,而且这种财富的再分配允许“向垄断让步,或者有利于那些与国家相互依存的少数精英分子”。……阿根廷长期以来的衰落使它从一个发达国家变为一个不发达国家,直接原因就是采用进口替代政策来应对1930年代的世界经济危机。这些政策在1950年代胡安·庇隆(Juan Perón)当政时得到进一步强化和制度化,他还利用国家权力把财富重新分配给工人阶级,以此巩固他个人的权力基础。(P. 124

对经济发展为什么会产生民主的第二种论证,来自专政或一党统治随着时间推移日益衰落的趋势,而且在面临运行高度技术化的社会时衰落得愈加迅速。革命政权由于马克斯·韦伯所谓的魅力型权威(charismatic authority),在早期或许能进行有效的统治。但是,一旦这个政权的奠基者去世,就无法保证其继任者能有同样程度的权威,甚至无法保证他们会有管理这个国家的最基本能力。(P. 132

如果说要创造社会条件,以便既实现资本主义的经济增长,又能在一段时间后使稳定的民主出现,那么现代化的独裁国家,原则上要远比民主国家有效得多。比如,以菲律宾为例。直到今天,菲律宾依然在农村保持着极度不平等的社会秩序,少数传统的地主家族控制着这个国家大量的耕地。像其他国家的情形一样,菲律宾的上层地主阶级也缺乏活力和效率。尽管如此,他们仍设法通过自己的社会地位,控制着独立后的菲律宾的大部分政治。……1986年马科斯独裁政府倒台,科拉松·阿基诺取而代之,却既没有解决土地分配问题,也没有平息叛乱,阿基诺夫人自己的家族是菲律宾最大的家族之一,这恐怕至少是个原因。尽管她在当选后致力于推行一项彻底的土地改革方案,却遭到了议会的反对,因为议会恰恰在很大程度上由改革所针对的那些人把持着。在这一情形中,民主受到束缚,无法带来资本主义增长和民主本身长期稳定所必需的平等社会秩序。在这样的情形下,就像美国占领日本期间利用独裁权力推行土地改革一样,独裁国家在促生一个现代社会方面要有效得多。1968—1980年间统治秘鲁的左翼军官也进行过类似的改革。在军政府接管之前,秘鲁有50%的土地掌控在700个种植园主手中,这些人同时还控制着秘鲁的大部分政治。军政府上台后,很快就在拉美地区继古巴之后发动了最彻底的土地改革,用一批更为现代的工业家和技术官僚新精英取代旧有的土地寡头,通过改善教育促进中产阶级的极速发展。这段专政时期使秘鲁背负了一些更庞大、更低效的国有部门,但它确实消除了一些最突出的社会不平等,因此以某种方式,为军政府在1980年下台回到自己的位置后出现的经济现代化部门,拓展了一个长远的前景。利用专断的国家权力打破既有社会集团的控制,这种做法并非为列宁式左翼所独有;右翼政权也曾如此做,来为发展市场经济进而实现最先进的工业化水平铺路。(P. 137

第三个论证,即先进工业化能促生受过教育的、自然地倾向于自由权利和民主参与的中产阶级社会,只有在一个点上是正确的。(P. 139

经济现代化的过程或许带来了一些大规模的社会变迁,比如部族的农业社会向有教养的中产阶级城市社会转型,从而在某些方面为民主的到来创造了物质条件。但是,这一过程无法解释民主本身,因为一旦我们更深入地考察这一过程,就会发现民主制度几乎从不是出于经济理由被选择的。最初的两大民主革命,即美国革命和法国革命,都发生在工业革命正在英国进行之际,那时,这两个国家都还没有在经济上实现我们今天所理解的“现代化”。因此,这两个国家选择人权并没有受到工业化过程的影响。……在黑格尔看来,人类历史的主要动力不是现代自然科学,亦非赋予其力量的日益膨胀的人类欲望,而是一种完全非经济的驱动力,即寻求承认的斗争。黑格尔的普世历史不仅完善了我们只勾勒出轮廓的机制,而且为我们带来了对人的更宽广的理解---“人之所以为人”,从而使我们得以理解中断、战争和突然打破经济发展的非理性,这些都是实际的人类历史的特征。(P. 151

正如亚历山大·科耶夫解释的那样,黑格尔为我们理解历史进程提供了一种可选择的“机制”,即基于“寻求承认的斗争”的机制。尽管我们无需抛弃我们对于历史的经济解释,但是,“承认”却使我们恢复了一种完全非唯物主义的历史辩证法,它在理解人类动机方面,要比马克思的辩证法以及源于马克思的社会学传统丰富得多。(P. 160

回到黑格尔的第二个理由是,把历史当作“寻求承认的斗争”来理解,实际上是非常有效且非常有启发性的看待当代世界的方式。迄今为止,我们这些自由民主国家的居民在对事件进行解释时,已经习惯于把动机还原为经济原因,可以说,我们自己的理解已经彻底布尔乔亚化了,一旦发现绝大多数政治生活都是完全非经济的,我们会非常惊讶。实际上,对于人性中导致绝大多数战争和政治冲突的傲慢和自负,我们甚至没有可供共同谈论的词汇。(P. 161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留欧失败者卡梅伦首相优雅的七分…      下一篇 >> 【赖海榕】为何德国人日本人特爱…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赖海榕

比较政治学博士(CEU, Budapest),经济学硕士、学士,语言学爱好者,中国古典文化爱好者。 微信公众号(实名):laihairongcn。 新浪微博号:赖海榕cn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